“我与祖国共成长”获奖征文:从顾维钧到贾法里,世界没有变,只是祖国变了

发布者:Admin 来源: 发布时间:2019/8/9 6:09:56

 

    我出生那年,世界好像是另一个样子,祖国好像也是另一个样子。
    1989年,我生于辽宁省一个海滨小城,虽然当时改革开放的红利还没有给我的家乡带来太多变化,但是因为父母辛勤工作,外婆做小生意,家境还算不错。几间小平房,一个小院,吃得饱穿的暖,最喜欢和妈妈坐在庭院里啃苞米,要不是时不时会有拖家带口的从外乡来乞讨的人敲门,我还以为这个世界没有贫穷没有饥饿。
    年岁渐长,上小学之后,改革开放的东风也吹到了东北大地,家人工资收入渐涨,门外乞讨的外乡人没有了,家里也搬进了小楼里,我最爱吃的菜也从苞米变成了豆角排骨、锅包肉、小鸡炖蘑菇和小海鲜。直到我初中的时候,有一家白胡子美国老大爷开的店进驻了我的老家,我记得第一次吃肯德基,队伍排到了一个路口之外,光座位就等了两小时,而后点餐又排了一小时,最后妈妈捧着汉堡可乐走向我时,我发誓我看到了母爱的光环。
    莎翁有言,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年代每个孩子对于自己最喜欢的汉堡口味可能也不尽相同。我当时以为中国人的饭菜实在不好吃,国外随便来一个高热量快餐便能轻易激起国人味蕾的高潮,当时好羡慕那些外国人,能每天吃到肯德基。这些年我早已吃遍五湖四海,但从没有什么美食敌的上第一次尝到麦辣鸡腿堡时的感觉。
    小时候的我除了吃,就是喜欢看书,尤其喜欢看动物方面和中国历史方面的插画书。从书中我读到了强盛的两汉,雄壮的唐朝还有远迈汉唐的大明。我一边津津有味的读着班超出西域、王玄策单骑灭印度,蓝玉北击蒙古的故事,一边问爸爸,中国古代是不是超级大国?就和美国似的?爸爸说:“有点像。”他接着讲了大唐时长安就如现在的纽约,全世界的人才都汇集大唐。幸福之余,我又惆怅起来,“那咱们什么时候能梦回唐朝呢?”爸爸笑了:“革命尚未成功啊。”
    2001年,APEC会议在上海召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申奥成功,男足打进世界杯,而美国却碰上了9-11事件,中美两国的国运第一次向左走向右走。2008年,我马上就要到北京读大学,通过网络见证了股灾,雪灾,藏独,地震,三鹿。当年,正是所谓公知大行其道的时代,“一个国家是不是真的强大,一定不是出了多少英明领袖,造了多少核弹,有多少外汇储备,在奥运会拿了多少金牌,GDP增长率多高……而是看你怎么对待你的弱势群体!”那时候的我刚刚通过互联网看世界,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还不成熟,一度也是个愤青党、恨中党,或者说在祖国古代的光辉和当时的现状差距之间迷失了,当时的我认为西方社会就是文明的灯塔,而我的祖国污浊遍地。
    我三十岁这年,明白了世界原来还是那个世界,祖国早已不是那时的祖国。
    2018年,一个62岁的老人,叙利亚外交官贾法里的一张照片在国内引发了热烈讨论。拍摄地点应该是在联合国总部会议楼二层安理会外的休息区,窗外是总部的中庭和大会堂南的大草坪,那座神社风格的亭子里,悬挂的是日本政府赠送给联合国的礼物—和平钟。休息区的放松,对应的是贾法里的疲惫;贾法里近景的暗色调,对应的是远景里大会堂东墙英国石灰岩的亮色调;室内简单萧索的咖啡桌,对应的是窗外繁华喧嚣的曼哈顿;随从面前尚存半个纸杯的热咖啡,对应的是贾法里塑料杯子里喝干了的加冰柠檬茶;外交官的星星白发,对应的是背后早春枝头的点点杏花;萦绕在脑海与稿纸上的纷乱战事,对应的是青铜古亭里的和平钟。而最有意思的是,茶几桌面玻璃的反光里,钟亭下愕然伸出的是,克莱斯勒大厦刺破青天的尖顶。代表了美国综合国力的汽车巨头总部的造型,就像一具战斧导弹,摊牌一般地摆在贾法里面前。大使垂头丧气地在等待着国内的指示,还是短暂歇息,准备再次为国而战?(照片描述部分摘抄自知乎用户phobos的回答)
    在拍摄照片的前一天,联合国安理会召开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紧急会议,与会的各理事国展开激烈争辩。会上这位叙利亚驻联合国代表据理力争慷慨激辩,怒斥西方国家意图挑起战争,直接把西方国家代表辩驳的哑口无言。当然,这是因为在贾法里发言之前,英美等国的代表就离席了。这张照片拍摄的4天之后,这一天美英法三国以发动化学武器袭击为借口对叙利亚政府军的三处目标发动了空袭行动,共发射了100多枚导弹。
    这天恰好是贾法里大使62岁的生日。
    叙利亚是一个中东小国,虽然历史悠久,但是和中国人民也谈不上有多少感情。这张照片之所以能让大家也如此触动,是因为它让我们想起了100年前的中国。1919年,顾维钧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出席巴黎和会和华盛顿会议,就山东的主权问题据理力争,以出色的辩论才能阐述中国对山东有不容争辩的主权。结果呢?“各位代表,我很愤怒!你们凭什么,把中国的山东,割让给日本人!中国人民永远也不会忘记,这沉痛的一天!”是的,我们没有忘!那个时候,我们国家的外交官也像贾法里一样吧,祖国的人民都以为自己是战胜国都在期盼着好消息,而他们却只能以拒签和拒绝出席表达抗议和不满,无计可施。
    21世纪的今天,仍旧重复着20世纪的故事,一切好像都没改变过。我曾以为生活在和平的年代,其实我只是生活在和平的祖国。然而此时此地,恰如彼时彼地。国际新闻里每天都在给我们警醒,落后就要挨打,只有实力相当才能被平等对待!世界原来还是那个世界,还好,祖国早已不是那时的祖国,我们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我们了。
    我们的祖国强大了,强大到可以保护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中国人!2011年湄公河惨案,中国特警跨国追捕。同年利比亚撤侨,撤出中国公民35860人,速度之快人数之多震惊世界。2015年也门撤侨,撤出中国公民571人再加数百名巴铁,美却无撤侨行动。2016年新西兰地震撤侨,中国使馆依然是行动最迅速的那一个。3万余人被困利比亚,北约随时会发动战争,怎么办?祖国只说了四个字“欢迎回家”!几万人迅速的以各种途径,被祖国接回了“家”。在游轮上黑压压的人群更是大声齐呼:“祖国万岁!祖国万岁!祖国万岁!”我的祖国默默无言,他只用最有力的臂膀,最快捷的行动护我周全!
    我们的祖国发达了,发达到可以方便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中国人!曾几何时“两弹元勋”邓稼先,造原子弹需要用到广角镜头,但当时祖国的基础建设与工业底子很薄,根本造不出,只能派人去东安市场买外国人留下来的旧相机拆下广角镜头,一个一个凑。如今,我们也已经有了健全的工业体系。按照工业体系完整度来算,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中国拥有联合国提到所有工业门类,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联合国产业分类中所列举的全部工业门类都能在中国找到。你知道这意味什么吗?一家制造业厂商在中国打半小时电话就能完成的配套工作,到其他国家可能要半个月才能搞定。三峡工程、西气东输、南水北调、青藏铁路、“高铁”等,一大批重大项目顺利完成或向前推进。我的祖国像狂魔一般大力发展基建事业,让我们能安居乐业,方便生活。
    我们的祖国富强了,富强到可以我们可以挺直腰杆!我们不再是任人宰割的国家。“东风快递,使命必达!”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国家,像我们这样从一无所有的荒原上起步,独立发展自己的战略工业,祖国做到了!在我们危机时刻祖国更有底气的为我们在背后撑腰甚至是“护犊子”。你我所站立的地方,正是我们的祖国。我们怎么样,祖国便怎么样。我们是什么,中国便是什么。感谢祖国,无论我身处世界任何一个角落,无论遇到什么危机困难,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国家为我们保驾护航。而我们都能发自肺腑的自豪说出:“我是中国人!”
    将来的一天,世界必将改写秩序,中国依然是那个中国。
    现在回望,大家不要以为生活水平的提高是理所应当,这些年我见证了很多国家民生的反复(俄罗斯),停滞(日本),甚至倒退(南非,阿根廷,叙利亚等)。吃货文化开始兴起,大家最爱吃的是火锅,烤串,川菜,烤鸭。周围有机会领取外国身份的同胞们越来越多的选择回国,更重要的是,他们回来的第一原因并非爱国,而是现在中国真的很好。“公知”已然成为贬义词。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爱或不爱自己的祖国,但我发现越来越多人和我一样选择爱国。这就是我亲历这些年最感骄傲的一个巨变,一切距离我儿时那个梦回大唐的强国梦的实现已近在咫尺。
    18年底,我到厄瓜多尔出差,在圣诞节那天,我看到当地人在基多的“哈尔滨食府”排队、在汉语招牌门口合影、在西班牙语照片菜单旁合影、在办聚会,吃着我最喜欢的豆角排骨、锅包肉和小海鲜,一如我小时候兴奋地在肯德基门口排队。我忽然发现,洋快餐是多么的单调乏味,脆皮鸡远远比不上小鸡炖蘑菇呀!那为什么我小时候对汉堡如此着迷?这就是文化软实力差距带来的滤镜。将来的一天,祖国的文化风暴必将席卷全球,世界的秩序必将由中国领导,因为中国依然是那个独立于世界民族之巅的中国!
   (综合物探分院  李兆祥)